高中地狱中,放假更新…

叶黄only子博 花枝 ID linkong0810
此号产粮杂向,基本本人这一阶段正在吃什么cp就会产什么,蓝手也很杂,为防戳雷,慎fo。
主周江/安雷安

见到很喜欢的文图就会转发仅自己可见,希望不会冒犯到太太们!绝无恶意!

【太乱】夏与蝉与风铃

#ooc
#是戏




踏,踏,踏。

踩着有些麻烦的木屐走在旧屋木质的地板上,隐约还能听到腐朽的声音。窗外没有风,盛夏的树染上了大片大片的鲜绿色。没有人声,只听得见那蝉鸣,有些令人烦躁的蝉鸣。

有人说蝉鸣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声音,因为那是蝉死前最后的低语,为了自己活在等待中的一生,也为了还未开始便已经结束的任性年华。

人也有些像那些可悲的蝉,一生都活在默默无闻之中,到头来却只落个很是差强人意的结局。但是就算如此,还是有人顽强地选择成为了生命的追随者,为那像花一般的,人生最后仅此一秒的盛开。

这也许是本能吧,对生命的渴求。

人类是不会拒绝本能的。

比如。

寻找活下去的理由。

——

武装侦探社接到了一个委托,是给乱步先生的,但由于其他人都刚好有别的工作,所以就让我——明显很忙的一个人来帮助乱步先生坐车。

-国木田君还说什么我很闲……明明就很忙啊……研究自杀方法和睡觉什么的。回去后一定要对国木田君恶作剧来泄愤。

我和乱步先生坐在开往委托人所在地的电车上,坐在对方的对面,却又相顾无言。

乱步先生少见地睁开了那双仿佛比祖母绿还要精致几分的绿色眸子,视线却是看着自己手中的玻璃珠。逆着不是很刺眼的阳光,仿佛想透过玻璃珠看透什么。

而玻璃珠的对面。

是我。

-乱步先生,真是有趣呢。

忍不住弯起了嘴角。改变了一下自己随性而又散漫的姿势,不顾还在行驶的摇晃着的车厢,坐到了乱步先生那边。

“太宰?”

他像是有些讶异的样子,把抬高的对着窗外阳光的手稍稍放低了些。

“有什么可惊讶的啊,这肯定可以推理出来的吧?我坐到这边的理由。毕竟是乱步先生呢。”

把双手交叉枕在脑后,微微侧过脸看向那个脸上有一抹不悦之色的名侦探。

“没有甜点的话,即使是世界第一的名侦探,也没有推理的力气啊。”

“是是是——”

无奈地迎合着他。

事件很顺利的结束了,其实就是些家常便饭的小事,只是委托人太过谨慎——说不定是因为年岁已高,才给“那个”武装侦探社下了委托。

听屋主说,屋宅是昭和时代修建的,至今已有近百年,虽然翻修过,但毕竟不想破坏屋宅原本的氛围,所以除了材料的更改以外,格局是没有变化的。

庭院里有一方湖畔,似乎还是有过什么怪谈的湖,在夏日刺眼的阳光照耀下泛着点点金光,湖中的树影仿佛也勾上了一抹金。

听着聒噪的蝉鸣,有些头疼地用指尖压了压眉心。

铃铃,铃铃。

正当我还沉溺于那蝉鸣时,清脆的风铃之声却打断了我的思路。

风铃?

现在明明没有风的。

有些好奇,便踩着屋主“热心提供”的一点也不舒服的木屐向前走去。古旧的木板踩下去还会传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很难想象在这种地方居住的人应当拥有的生存方式。

有个人影,坐在在这条长廊的中间正在摇晃着手中的风铃。

乱步先生?

快步走进,而他也听到了脚步声而转过头,先是惊喜,而后又是全然的不满。

“什么呀,你也没给我拿甜点来吗?”

一时语塞。

尴尬地扬起嘴角坐在他的身边,他也没什么反应地往另一边挪了挪身子为我腾出地方来。

“乱步先生。”

“干嘛?”

我转过头看向他,而他的目光也看向了这里。

“回去之后,我给你买甜点吧。”

“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他难得地露出了不解的神色。

“我说的是,永远。”

褐色的眼眸里既是温柔也是认真,仿佛是深思熟虑许久后的话语慢慢地被说了出来,而他的绿眸也越睁越大。

“当然。”

而最终,乱步先生只是用再平常不过的语气——仿佛是在说“去给我买甜点吧”般平常的语气,来答应了我这别扭的“告白”。

我也只是笑着,把目光看向远方连绵的山与湛蓝的天,拉起他的手,什么话也没有说。

——

总有人喜欢问我,为什么那么喜欢自杀。

我曾以为在充满血腥与杀戮的世界中就能找到活下去的理由,可我好像错了。

一位友人的话使我脱离了那个世界,然而我还是没有停止追逐死亡的道路。

而现在我才明白,寻找活下去的理由不过是人的本能。

而我,似乎已经找到了。

人生不再若蝉。








END

评论 ( 2 )
热度 ( 38 )

© 墨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