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地狱中,放假更新…

叶黄only子博 花枝 ID linkong0810
此号产粮杂向,基本本人这一阶段正在吃什么cp就会产什么,蓝手也很杂,为防戳雷,慎fo。
主周江/安雷安

见到很喜欢的文图就会转发仅自己可见,希望不会冒犯到太太们!绝无恶意!

【文豪野犬】四卷小说片段翻译及感想

第一次看宰死那里简直哭出声,在lof又看一遍,心情挺复杂的。

雨城乔雪: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宰!!!!!官方为什么那么爱虐宰!!!!果然虐宰才是主线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QAQ




汐蔷:



我宰就是这么苏!
讲真之前被羽毛女神剧透的时候,被芥川的师兄范儿刷了一脸(相比而言总觉着敦还是个少年呀w


明亮的星:



· 剧透慎点

        


· 看完四卷之后自娱自乐地翻了一些片段,主要是为了方便碎碎念(ry

        


· 主要是和宰有关的部分,尽量避开了主要剧情和幕后boss的内容,不过多多少少还是会有剧透的,介意的小伙伴一定要慎入哦

        



        



        



        



        



        



        


文豪野犬  55 minutes

        


朝雾カフカ

        



        



        



        


***

        


“你在这附近有看到一个黑发的高个男人吗?”

        


突然被其中的一个职员问道,敦惊讶地上下翻动着眼珠。

        


“诶?啊,没有……并没有看到过。”最终他才憋出这么个答案。

        


“要是看到了的话务必报告给管理局!”

        


这样说完之后那个职员便跑开了。

        


“啊,那个!”敦对着离开的志愿的后背大声喊道,”刚才说的,有什么东西被偷走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有人秘密入境!”那人只回了这句话后便从跑着离开了小巷,消失不见了。

        


秘密入境?敦的脑海中浮现出这句话的字面意思。也就是,没有得到许可的人偷偷地潜入了……这座岛的意思吗。但是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这个时候,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声音。

        


“敦君。等一下,敦君。“

        


吓了一跳的敦环视着四周。骚动的源头已经远去了,现在在这附近并没有其他人。

        


“敦君。呼呼呼,你在那种地方呆站着做什么呢。在这边啦,这边。”

        


这个声音是……

        


敦用视线寻找着声音的源头,然后他的目光忽的落在了街角。

        


在那里的是一个铁皮制的垃圾桶。为了不破坏英国风格的街道的景观,特意被刷成了不引人注目的灰色。高度上大约是刚到敦的腰部的位置吧?垃圾桶的上方被同样铁皮制的圆盖封住了。

        


而现在那个垃圾箱,正咔哒咔哒地摇晃着。

        


敦呆然地靠近了那个垃圾桶,然后心惊胆战地将手放在盖子上,毅然决然地掀开了盖子。

        


“啪啊!”

        


“呜哇!”

        


敦吓得滑了一跤,拿着盖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在垃圾桶藏着太宰。

        


蓬松的头发,砂色的大衣,缠绕在脖子上的白色绷带,脸上则挂着让人猜不透内心想法的笑容。

        


“在这种地方遇到还真是巧遇呢。”

        


“什……你在做什么啊太宰先生,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啊!”

        


敦大声叫道。按照国木田所说,太宰应该是被丢在集合地点才对。

        


那么为什么他会在这座岛上,而且还是在垃圾桶里面呢?

        


——“你在这附近有看到一个黑发的高个男人吗?”

        


……该不会……

        


“秘密入境什么的……难不成是说太宰先生……?”

        


“不错呢敦君,简直就是像侦探一样的推理呢。部下的成长如此迅速还真是让人高兴啊。”

        


太宰露出了很开心的笑容。然而敦对于太宰所说的话半点也没理解。

        


太宰是侦探社的前辈,也是邀请敦进入侦探社的本人。对于敦来说既是前辈,又是上司,更是拯救了自己的恩人。

        


尽管如此……

        


“哎呀,在上岛的环节上倒还是蛮顺利的,但是在途中的时候被职员发现了。我就赶紧藏在这个垃圾桶里躲过一劫,就连把里面的灰尘拂去的功夫都没有,所以我现在身上一股臭味。但是好像变成了无意义的灰尘一般,真是绝妙的感受啊。今后要是住在这里也不错啊。“

        


对于敦来说,只能用“哈啊……”这个词作为回应。

        


在侦探社并没有能够读懂太宰的所作所为的人。在工作上经常和太宰搭档的国木田常常因此而胃痛。

        


即使如此,只要是和太宰有关的事件,不知为何最后总是能以圆满的形式解决。每次在一旁看的敦,对于太宰究竟是怎么解决这些事件这一点也无法看透。

        


“但是太宰先生,就算不花那么大的功夫偷偷潜入这座岛,只要跟着我们一起乘坐联络船不就好了吗?“

        


“这个问题的答案有三个,”太宰伸出三只手指摇晃着,“首先,好不容易能来到一座如此奇特的岛屿,当然会想知道隐藏在这座岛背后的秘密。第二则是因为国木田君最近似乎已经习惯了我的行动,连反应也变得普通起来。所以想要大胆地尝试意外性更高的行动。第三,毋庸置疑这也是工作需要。我只是接受了调查如何偷渡入岛的特别任务罢了。“

        


“啊……既然是特殊任务的话,也就是说太宰先生的工作并不是盗贼退治吗?“

        


“盗贼退治只不过是在这座岛上连续发生的灾祸中的一环罢了。”

        


太宰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

        


仅仅是如此,就连周围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几度。

        


……

        


太宰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那么我就此告辞了,祝你们的工作也能够顺利进行。”

        


这样说着,太宰缩回了脑袋,将自己藏回垃圾桶中,然后自己将盖子合上了。

        


随着一声轻快的声音,垃圾桶噗通一下跳了起来,然后横着倒在地上,随后便朝着小巷深处的下坡路轱辘轱辘地滚走了。

        


“Bon Voyage!(旅途顺利)”

        


随着一句过度明快的话语,太宰就这么藏在垃圾桶里咔哒咔哒地滚走了,在下了坡道之后最终看不见了。

        


在那之后,只有敦一个人孤单地站在原地。

        


“习惯了那个人什么的……国木田先生也是很厉害啊……”

        


 ***

        


(宰这个出场真的是,又好笑又让人有点心疼,你是怎么把自己塞进一个只到敦敦腰部的垃圾桶里的啊,真是迷之柔韧性www

        


还有变成灰尘什么的,你.......我........

        


连带着垃圾桶跳来跳去?为什么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招福达摩的影子www迷之萌)

        



        


***

        


正当敦和国木田因为无路可走而唉声叹气的时候。

        


“呼呼呼…….呼呼呼。“
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似曾相识的声音。

        


“国木田先生,你刚才说了什么吗?”

        


“不……”国木田的脸色变得铁青起来,“不是我。不过该怎么说呢,我好像已经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敦环视着监禁室。毫无疑问,除了敦和国木田以外没有任何人影。目之所及的地方只有桌子、椅子、固定电话、天花板的换气口,以及在房间角落里的一个大垃圾桶而已。

        


——嗯?

        


敦回头看了看。

        


垃圾桶?
“呼呼呼…….呼呼呼。”

        


金属制的圆形垃圾桶咔哒咔哒地微微摇动起来。

        


敦和国木田看了看对方,然后盯着垃圾桶看了一会儿,然后保持着被手铐铐住的状态,想尽办法朝着垃圾桶凑近过去——

        


“啪啊!你们好像陷入麻烦之中了呢!把所有的话都向太宰我说明怎么……痛!”

        


国木田踢了垃圾桶一脚,太宰随着垃圾桶朝着墙壁的另一侧倒去。

        


“好痛QAQ……干什么啦国木田君!哪有将做好准备等待登场的救世主连着垃圾桶一起踢翻这种事啊!”
“闭嘴!什么是救世主啊你这个不燃垃圾!”国木田大声叫到。“在这种紧急状况下你到底在做些什么啊!在我们被盘问的时候你就像刚才那样一直躲在那里面吗?!”

        


“我更希望被说成是察觉到了你们的危机而事先采取行动呐。”太宰保持着和垃圾桶一起倒在地上的姿势噘着嘴说道,“到现在为止一直在等待着监视的士兵从房间里出去而已。然后现在做好了准备,为了帮助你们而飒爽登……阿勒?出不来了?”

        


“你就保持这样然后直接被送进焚烧炉就可以了。“国木田瞪着太宰说道,“再说,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们两个被关在这里的。”

        


***

        


(你看看,关键时候还是要靠宰啊......

        


虽然他把自己卡在了垃圾桶里www

        


禁止恶意卖萌和撒娇www)

        



        


*** 

        


“是不能告诉任何人的情报吗?”

        


敦微微地点了点头。

        


“不能告诉其他人的理由,也不能说出来吗?”

        


敦再次点点头,小声说道,“……我到底应该怎么办啊?”

        


“那还用问,“国木田毫不犹豫地说,“当然是告诉那家伙。”
”那家伙,是……“

        


“那家伙就是那家伙。就是现在你脑子里想道的那个男人。”国木田以一副理所应当的神情说道,“用‘有一件绝对不能说出口的事情,但是……’作为开头去和他商量吧。反正那家伙肯定已经在这座岛上的某个地方了。虽然是个靠不住的家伙,但是既然是和性命攸关的大事,只要你认真地拜托那家伙做点什么的话……”

        


国木田带着打心底里厌恶的神情叹了口气。“只要交给那家伙的话,肯定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敦点了点头。

        


不需要确认,他也很清楚国木田口中的人物到底是谁。

        


“国木田先生,”敦下定决心开口说道,“可以什么都不问,跟着我来吗?”

        


……

        


“你在这附近有看到一个黑发的、个子很高的男人吗?”

        


“哈啊?”国木田困惑地歪歪头。

        


但是敦非常冷静地指着自己过来的道路说道,“那个男人的话,我看到他朝着西边跑过去了。”

        


“是吗?帮了大忙了!“

        


职员们交换了各自的情报之后,赶紧朝着敦指的方向跑走了。

        


“刚才那是怎么回事?”国木田眺望着职员们的背影问道,“我们有看到什么高个子黑发男人吗?“

        


“那个的话我们马上就能看到了。”敦直直地穿过石阶,然后又想起了什么,放轻了脚步。

        


“?喂?”

        


对于国木田的呼喊,敦也只是在嘴边竖起食指,作为”不要说话“的信号。然后悄悄地朝着街角的一个灰色的垃圾桶靠近过去,紧接着一下子打开了垃圾桶的盖子。

        


“哇啊!!”

        


“吓!”
敦大声叫了一声之后,藏在垃圾桶里面的人物连着垃圾桶一下子跳了起来。

        


“太宰?!”国木田目瞪口呆地问道,“你在这种地方干什么呢?”

        


太宰和垃圾桶一起横着倒在地上,呆然地眨巴着眼睛。

        


“不好意思,太宰先生,”敦赶紧低下头说道,“我知道这样做不太好。但是一想到这种好机会估计这一辈子也只有这一次了,所以就忍不住……”

        


“……啊……”被敦吓到的太宰只是张大着眼睛,没有做出任何回答。

        


“该不会是……在生气吧?”敦战战兢兢地问道,“那个,真的是非常抱歉!该怎么说呢,那个,只是一时冲动,所以……”

        


太宰还是没有说话。非但没有说话,简直就是一动不动地僵在原地,就连呼吸都像是停止了一般。

        


“太、太宰先生?太宰先生?”
敦赶紧跑过去,为了帮助太宰起来而抓住了他的身子。

        


然而碰到对方的那一瞬间,敦便因为吃惊而躲开了。

        


“……好冷!”敦颤抖着说道,“没有脉搏!死掉了!”
敦脸色铁青地朝国木田的方向看过去,就在这个时候。

        


“啪啊!”
“Gyaa!”
在近距离下被吓到的敦朝着后面倒下去,在地面上滚了一圈。

        


“啊哈哈。能够在一瞬间吓到我什么的,真是了不起的进步呢敦君。作为表扬,我特意把我的秘技”心脏停止“拿出手了哦。你应该以此为荣。”
“你还真是渐渐地离人类远去了啊,”国木田露出打心底厌恶的表情说道,”自己让心脏停止还不会死什么的,你的身体到底是什么构造啊?“

        


“是致力于探索自杀的道路而不断前进的过程中学到的秘技哦。心跳很快就能恢复所以没关系哦。”
“完全不懂意义何在。”
躺在石板路上,听着两个人的对话,看着天空,敦想道:
——就算再过一百年自己也赢不了这个人吧。

        


奇妙的是,当他这么想着的时候,挡在自己面前的阴霾好像一下子都散去了一般。

        


“太宰先生,”敦保持着躺在地上的姿势说道,“有一件想告诉你的事……”
已经没有任何犹疑了。

        


做出选择是非常可怕的,因为害怕自己做出的决定可能会夺去了很多人的性命。但是现在他已经不会犹豫了,如果不做选择就无法前进的话,这就是他的选择。

        


“那何不说来听听呢?”太宰耸了耸肩膀,高兴地说道,“只是,在那之前,有一件突然想道的事。”

        


太宰站起来俯视着他,在若有若无的海风的吹拂下,太宰的外套轻轻地摆动着。

        


他说道:

        


“你就是那个‘知晓未来的男人’吧?“

        


敦闭上眼睛露出笑容。

        


果然再过一百年也赢不了这个人啊。

        


 ***

        


(敦君,真的是翅膀长硬了呢,居然敢去吓你的老师了,虽然很快就被吓回来了www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为什么我就是觉得那句‘一百年都赢不了这个人“那句有一种迷之宠溺感(×)怎么说,像是情侣吵架然后一方认输的时候的那种感觉?(ry)

        



        


***

        


突然之间太宰的动作停止了。

        


“太宰先生?”
太宰缓缓地抬起头,茫然若失地喃喃自语道:“被整了。”
“诶?”
“想要夺取兵器的第三国什么的,从最开始就不存在,“太宰脸上露出了敦从未见过、吃惊的神情,”燃烧的电脑也是掩饰。居然真的能做到这一步,还真是考虑得相当周全呢——那么那家伙现在在……“
太宰的话语就像是被突然截断一般停了下来。

        


 

        


太宰的胸前露出了刀刃的尖端。

        


 

        


“嘎……哈……”

        


太宰努力地想要回头看,但是在他背后的那个人将刀子进一步向前推。骨头之间传来了硬生生的断裂的声音。

        


血从太宰的嘴角飞溅出来。

        


太宰想要去抓住背后的那个人,但是最终也没有成功,只是保持着伸出手的状态,就像被折断了一般地倒在了地上。

        


敦注视着这一切的发生,就连眼睛都不曾眨过一下。他的眼睛看到了所有的、细节的动作,但是脑子却像被冰冻了一般,无法理解这一切的意义。

        


倒在地上的太宰露出了一个了解了全部的、浅薄的笑容。

        


那个人将短刀从太宰的背后拔出来,鲜血溢了出来。

        


那个人在腿上擦去了短刀上的血迹,然后看着敦,微微笑了。

        


“还真是出了一身冷汗呢,因为这个人是最难骗过的……正如你所说的,是一个好老师,不是吗?”

        


·······

        


鲜血正在缓慢地流失。

        


太宰的伤,无论在谁看来都是致命伤。宽幅的道具贯穿了胸部,重要的血管也被切断了好几条,导致了用手捂住也无法挽救的大出血。

        


“太宰先生!“

        


敦想办法击碎了石头,朝着太宰跑过去。

        


太宰似乎想要说什么而朝着敦的方向转过那张苍白的脸,张开嘴,唇瓣一开一合,却无法发出声音。在到达喉咙之前,声音便失去可以支撑的能量而死去了。

        


太宰的唇蠕动着,根据唇的动作,敦读出了太宰的话语。

        


“终于,到了这一天吗。”

        


太宰笑了。

        


“比我想象的,寻常得多呢。”

        


敦的视线无法离开那张嘴的动作,然后他看到了。

        


“再见了,敦君。”
敦的大脑一下子变热了。

        


死。

        


绝对的死。

        


……

        


太宰倒在地上,双眼紧闭,在他的脸上浮现出周末的孩童一般的微笑。即使是现在,也像是马上会爬起来说一句“开玩笑的”一样。

        


但是这具身体没有脉搏,呼吸也停止了。

        


“国木田先生,”敦用手指确认了太宰的心跳,“心脏已经停止跳动了。“

        


“是吗……敦。”国木田用一种强忍着什么一般的声音说道,”接下来的程序你知道吧?“
“知道。”
对于持有异能无效化能力的太宰来说,治愈系的异能是无法起效的——

        


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但是,确实存在可以用异能治愈太宰的伤势的方法。

        


***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宰さん!!!

        


看这一段感觉自己也被插了一刀QAQ

        


虽然很清楚宰最后肯定是不会死的,但是宰临死之前的那几句话还是虐我一脸,还有什么周末的小孩子一样的笑容,やめろ!やめろ!殺す気か!)

        



        


***

        


“为了能救太宰先生,只能打倒你了。”敦看着对方说道。

        


“我早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打倒警卫的那个时候的你,很厉害哟。可能你自己还没察觉到,但是你其实是个相当粗暴的家伙呢。”

        


“等一下,”传来了一个连空气都为之震动的低沉声音,是芥川,”人虎,你刚才说了什么?‘能救太宰先生’,是吗?”

        


“和你没关系。”
“人虎,“芥川的外套就像在呼应着主人的杀气一般蠢蠢欲动,”你是想先被杀掉吗?“

        


芥川保持着双膝着地的姿态,从外套上幻化出锋利的黑刃。敦用老虎的眼睛看穿了飞一般地朝自己这边而来的黑刃,在马上要被刺穿的前一刻躲开了。

        


“你的攻击我也差不多看惯了,”敦等着芥川说道,“太碍事了,我现在必须要打倒那家伙才行。”

        


“你这家伙……”

        


“喂喂喂,”一个惊讶的声音插了进来。“为什么你们两个就这么开心地打起来了啊。是熟人吗?看起来关系很好的样子嘛。”

        


“你在说谁啊!“
“怎么可能和这种家伙!”

        


芥川和敦同时说道。

        


……

        


“人虎,事情的大概我已经从那个小鬼那里听说了,”芥川眯细了眼睛说道,“太宰先生正处在濒死的状态,是吗?”

        


“是的,已经快没有时间了。”
”真是愚蠢的家伙,果然让太宰先生待在侦探社就是个错误。“

        


“你有资格这么说吗?”敦皱紧眉头说道。

        


……

        


就这样——在我们被困在这里的时候,太宰先生就只有等死了吗。

        


“我不会让事情变成那样的,”敦的表情变得坚定起来,“我不会让太宰先生死的。就算是太宰先生,肯定也讨厌以这种形式死去吧。”

        


但这其中的缘由,任何人都不明白。

        


但是,如果我让太宰先生就这么死去了的话,肯定我一辈子都不能原谅我自己吧。

        


忽然之间,芥川露出了一个嘲弄的微笑。
“太宰先生的内心深处在想什么,没有人知道,”芥川看着敦说道,“对于我来说,有一定不能让那个人死去的理由。但是那个人的内心可不是像这样可以让你随随便便踏足的肤浅的存在。”

        


“你这家伙……是说就这么让太宰先生死掉也可以吗?”敦瞪着芥川说道。

        


“不,我只是想说,像你这种什么都不明白的家伙,没有救太宰先生的资格。”
“你跟我说资格?”敦用饱含着怒气的声音说道,“我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但是既然说道资格的话题,能够帮助太宰先生的是我而不是你,因为那一次在战斗中输掉的是你吧!”

        


芥川看了敦一眼,然后看了看自己面前什么都没有的虚空,然后视线又回到了敦身上。

        


然后他勾了勾嘴角,露出了一个凶恶的笑容。

        


“有趣,”芥川的笑容中渗透出毒素一般的恶意,“在这种情况下这还真是个有趣的玩笑呢,人虎。你和我所处的状况可不是完全一样,你知道吗?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我能做的,而你却不能做到的行动……”

        


呼啸而来的风的声音。

        


芥川的黑刃刺穿了敦的喉咙。

        


“嘎……?!”
“正是如此。你无法对我构成任何伤害,但是我却能毁掉你。你就在那个世界为自己的虚辞妄言后悔去吧。“
***

        


(相変わらずの太宰推しwww

        


讲真,你们真的有时间在这里争谁有资格救宰吗?)

        



        


***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

        


前因后果他已经忘记了,就连发生的季节也忘记了。他只记得那是发生在日暮时分,夕阳那灿烂的橙色,就像是会浸透到腹部一般。

        


在远处有乌鸦在鸣叫,从数家民房的顶部,有炊烟在袅袅升起。

        


敦和太宰从下町的住宅区之间走过。

        


和太宰两个人走在一起的原因,他只能模糊地记起。似乎是因为敦在工作上陷入了僵局,然后太宰前来帮助他。前来支援的太宰只花了几分钟便解决了问题,在一边接受着依赖人的道谢的同时离开了那里。

        


注视着太宰的背影,敦啪嗒啪嗒地跟在后面走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自己果然到哪都不过是个半吊子,这种想法让他的脚步变得沉重起来。就算再过几万年,也不可能变成像太宰这样完美的人类,这一事实沉重地压在他的肩上。

        


完美的人类?

        


太宰并不完美。重新认识到这一点的敦停下了脚步。太宰和完美一词是完全相反的,总是扔下工作而被国木田怒骂,一直探索着无痛的自杀方法却总是失败,给周围的人添了许多麻烦,甚至让周围的人都习以为常了。

        


“太宰先生,”敦对着太宰的背影说道,“为什么太宰先生这么想自杀呢?”

        


太宰转过身来看着敦,脸上带着平素的微笑。那是让人看不懂他的内心的,盈盈的微笑。

        


就像是在说“原来我没有说过吗”一般,太宰微微睁大了眼睛,然后笑着答道:

        


“是因为                  哦。”

        


那个时候——太宰到底说了什么呢。

        


自己越是想要想起来,那段记忆就离得越远,慢慢地消失在浓烈的夕阳的光线中。

        


不管是什么样的人,也无法理解太宰。就算看上去自己就在他身边,但是和他之间的距离也像是有数万光年一般。

        


其实要说实话的话,到底应不应该救太宰,他也不知道。太宰期许的到底是什么,谁也不知道。或许这只是他自己的自我满足和任意妄为罢了,

        


但是——。

        


 

        


从哪里传来了虎的咆哮。

        


敦回应着那声音。

        


全身的痛楚像是反转了一般,血液奔涌着,毛发倒立,肌肉一下子膨胀起来,所有的细胞都像是在燃烧。

        


不能就此停滞不前。

        


既然不知道的话,那就必须要去了解才行。就这么结束的话一定是不对的。

        


敦咆哮了起来,那仿佛都够传到月亮的咆哮。

        


 

        


“就是这样。”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谁的声音,“快点搞定,不要再添麻烦了,人虎。”

        


***

        


(原来敦还真的开口问过这种问题啊,然而作者并不让我们知道宰的回答,可恶,不能知道答案简直抓心挠肺好吗,虽然这答案多半也是把刀子(手动再见.....

        


宰这个人,你想要去救他之前还得犹豫一下到底应不应该救他,真是急死人了。)

        



        


***

        


“……我很担心。”镜花将脸埋在他的腹部,喃喃地说道。

        


“对不起。”

        


这个时候,伴随着风的声音,忽的有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个年纪就让女孩子哭泣什么的,看来你是有惹哭女孩子的本领呢,敦君。“
“太——”

        


敦转过身去。在沙尘飞扬的对面,可以看到朝着这边走过来的人影。

        


蓬乱的头发,砂色的外套。衬衫因为被短刀刺过而留下了一个洞,露出了里面的肌肤。在来人的后方则跟着与谢野等侦探社的大家。

        


“太宰先生!”
“我听说了哦。好不容易可以暴毙而亡,却又让我死而复苏什么的……真是做了过分的事情呢。被刺一刀可是很痛的哟?而且,你们居然背着我,从以前开始就探索着让我死而复生的方法,不是吗?那我也不得不修改一下我的自杀计划了……再说“
“太宰!!!!!!!!”

        


“唔!?”
国木田从侧面给了太宰一个飞踢。

        


太宰呈く字型被踢飞了。

        


“你这家伙!又这样乱来!又任意妄为地把工作搅得一团糟!为了让你死而复生,我们、花了

        


、多大、的功夫,你知道吗!!!”

        


“痛痛痛,国木田君。又是踢,又是勒住脖子什么的,快停下来。”
“再说了,什么是‘好不容易可以死掉’啊你这个失格的人类!这么想死的话,那就让我来动手吧!这样吗!这样吗!还是这个角度!”

        


国木田勒住太宰的脖子将太宰朝地面撞过去,然而谁也没有阻止。看着太宰和国木田,在场的人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

        


(安定的现搭档组www

        


国木田君能不能温柔点啦,好歹是从死线就回来的诶,直接家暴感觉好痛的,心疼一下宰www

        


有点好奇在敦打败幕后boss后到救活宰的这段时间里芥川到底去哪了......)

        



        


***

        


被本部的幕僚用奸计所伤,被当做背叛者的部下们,被称作是士兵的伪物(mimic),在逃亡过程中来到了横滨。最后就这么落魄地死在了横滨。

        


……

        


“太宰先生,你知道那些人吗?”

        


太宰没有回答,只是用手肘撑在桌子上,盯着虚空中的一点。那双眼睛里所眺望的,不是现实的风景,而是头脑之中还残留着的鲜明的回忆。

        


 

        


***

        


 (万万没想到到了最后官方居然插了我一刀!简直猝不及防!不能好好地HE吗!为什么最后要提到Mimic!为什么要提回忆!为什么要用插图虐我!嘤嘤嘤)

        


 

        


***

        


最后一点碎碎念

        


四卷和宰有关的主要片段基本上就完了。这一卷敦君终于有好好做主角了呢,能够渐渐地感觉到敦的成长。看着敦这么努力地想要救宰,还是蛮感动的。

        


P.S 感觉到了未来敦太的可能性,年下什么的也不错呢(X)。这种“虽然我还不了解那个人,但是今后我可以慢慢了解”的感觉?从黑时开始就一直强调宰的孤独和无人理解,也许这种年轻人的勇气的率真能把宰从孤独之中拯救出来,敦君加油哦一个在右宰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的我

        





评论
热度 ( 189 )

© 墨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