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地狱中,放假更新…

叶黄only子博 花枝 ID linkong0810
此号产粮杂向,基本本人这一阶段正在吃什么cp就会产什么,蓝手也很杂,为防戳雷,慎fo。
主周江/安雷安

见到很喜欢的文图就会转发仅自己可见,希望不会冒犯到太太们!绝无恶意!

【联文/秀业】Antinomy(chapter.1)

  chapter.0
  「题记」
  >>>
  ——当由人者无可恕的罪恶与美德交接,血液与黑暗蔓延,疯狂与理智相对应时。
  
  光明将点亮一切,藏匿于身后的魔鬼爪牙也将泯灭。

  chapter.1
  「傲慢戒之在骄–负重罚之」
  >>>
  傍晚的天总是阴沉,街道上的路灯还未全部亮起,天边橙红色的霞光就已经暧昧不清地模糊了界限,肆无忌惮地充斥视线的所及之处。
  
  “啊,这里果然是个适合群殴的地方——”毫不顾忌地这么说了,还刻意加大了音量生怕别人听不见。赤羽业拎着他那件沾了灰尘和血迹的黑色外套,往小巷的深处走去。
  
  这样大摇大摆的姿态倒是把早已等在那里的人吓了一跳,不过他们完全不会介意。毕竟是要干架,对方独身而来他们怎么能不开心?
  
  然而赤羽业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好对付。暂且不说他恶魔一般的精英头脑,单是长期培养出来的警惕性就够他们手忙脚乱一阵子。
  
  简单的下劈、踢腿等姿势还未做出便被他看破,随即而来的是对准致命点、毫不留情的一记手刀。他们突然有些后悔跟赤羽业打架。但是不管怎样,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尊严。他们并不想被赤羽业单方面打得落花流水。
  
  右闪,看准时机,一把抓住前冲来的一个人的头随即狠狠地按在地上。赤羽业随后微微左偏躲过一只想要擒住他肩膀的手,用力一抓紧接着便是一个过肩摔。
  
  “啧,小子你得意过头了吧!小看我们吗?!”将头发染成黄色来显示自己身份的人不满地咂舌,虽说杀人违法,但是他现在不想管这么多。不过这个家伙一点教训,他可不会罢休!
  
  抖了抖衣袖,匕首便被甩了出来。随着匕首被他握住刀尖直指赤羽业的鼻尖,一向有这野兽一般的直觉的他立刻进入了警惕状态。
  
  另外两个人很显然是想阻止这个极度容易失去理智的狂暴症患者,可是还未来得及说一句反而被转过身来的他刺中了腹部。扔了赤羽业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就捂着伤口跌跌撞撞地离开这个巷子。
  
  Oneonone(一对一)吗。赤羽业微眯那双狡黠的鎏金眸子,大脑开始飞快地思索对策。然而对方已经忍不住了,大吼一声直接冲了上来,打算直接刺中心脏。
  
  赤羽业的反应速度并不是盖的,大脑还未作出反应身体便已经遵循着本能闪了过去。几乎已经断了思考的对手匕首调转方向,再度刺向心脏。
  
  下意识地利用柔术擒住了对方,虽被匕首划出了几道不深不浅的伤口不过并无大碍。夺下匕首,右手一翻,匕首就这么没入了对方的脖颈。
  
  匕首的拔出让动脉血管破了一个大口子,温热的液体顺着开始泛凉的身体滴在地上。冷漠地扯了一下嘴角,赤羽业起身,环视四周——还有两个人正躺在地上装死。
  
  鲜血独有的味道仿佛切断了赤羽业的思考。大脑还未恢复之前的正常运转之际,身体作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以同样的方式,赤羽业再度让鲜血流出。
  
  整个巷口充斥了腥甜味,顺着匕首流下的鲜血还残留着温热。他像是彻底断了思考一样坐在了地上,丝毫不在意那小小的血泊染上自己的衣服。
  
  一切重归寂静,仿佛可以听见时间走动的声音。

  赤羽业扶着一旁的墙壁缓慢地站起身,用刀尖碰了碰躺在地上已经没有了动静的人,粘稠的血液小型喷泉似的往外不停地溢出来。
  
  “……死透了啊,有点难办。”虽然是这么说了,但面上丝毫不见为难的样子。他只是弯下腰捡起自己被扔在地面上的外套,把匕首上的指纹擦拭干净,然后晃悠悠地往回走。
  
  谁知才刚走到巷口挡路的人就来了。赤羽业扬起嘴角刚想说什么,就被面前的人抢先开了口:“Hey小帅哥。”
  
  他有些诧异地看着这个至少E杯的女人,她一头金色卷发垂在胸前,宝蓝色的眼睛倒是极具异国风情。赤羽业不怀好意地打量了她几眼,缓缓地说:“……bitch?”
  
  果然,面前的人在那一瞬间变了脸,然后非常有职业道德地又绽开了笑容,“姐姐我可不是bitch。”她强行抑制住想要比中指的冲动一字一顿地道:“听好了,我叫伊莉娜。伊莉娜·耶拉维琪。”
  
  “然后?bitch姐姐——想干什么呢?”赤发的少年露出一个“人畜无害”微笑,问道。这次伊莉娜.耶拉维琪没有在意他对自己的称呼,瞥了一眼手表后飞快地说道:“和我走。”
  
  赤羽业抱着胳膊,嚣张地回了一句“凭什么”。伊莉娜.耶拉维琪像是早有预料般挑了挑眉,快步走过来。伸手揉了揉赤羽业的头发,然后——把他的头往自己的胸里一按。
  
  不给对方挣扎的机会,她闭上眼睛轻声念道:“Sleep,sleep,youdon'twanttowakeupagain……”一遍一遍,直到他身体一软就要歪倒在地上,伊莉娜才松开手把他往后一扔。“接住他,我们走。”她说。
  
  赤羽业再睁开眼睛时,已经到了晚上,他快速地从床上翻身下来,环视四周。与普通的房间倒是没什么两样,唯一不同的是——没有窗户,不,可能原来是有的,只是被封起来了。
  
  他站在墙边,用指尖摩挲着有些凹凸不平的墙面,这里或许就是原来窗户的所在。
  
  “咔擦——”,伊莉娜.耶拉维琪从门口走了进来,她还拿着一支口红。看着他笑了笑,但嘴上还是没好气地说道:“醒了……?不对,你根本就没被我催眠,对吧?”
  
  “总要装装样子不是?”赤羽业伸了个懒腰,懒洋洋地说:“嘛,来都来了,bitch姐姐不带我参观一下?”
  
  “带你参观就没有那个必要了,你应该知道你在不久前杀了人。”伊莉娜.耶拉维琪微微挑眉,将口红抵在自己的嘴唇上缓慢滑动,“如果你加入我们的话,待你改造结束后,我会考虑带你去参观。”
  
  眼前的赤发少年很显然被挑起了兴致:“加入你们?这对我而言有什么好处。更何况我可是一个杀人凶手哦。”他的笑容顽劣至极,充斥了狡黠眼神的眸子里此时正闪着一种名为有趣的光辉。
  
  “对,加入我们——七宗罪。”伊莉娜.耶拉维琪收敛了散漫的态度,一字一句的认真说道,“正式介绍一下,我是七宗罪的成员之一——‘色欲’伊莉娜.耶拉维琪。”
  
  “现在,有两个选择摆在你的面前。一个是接受改造后加入我们,不,应该说成七宗罪。另一个是接受记忆清除手术后离开这里,然后被那些愚蠢的警察找到,最后被送上法庭以一种滑稽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
  
  “现在是你作出选择的时候,小帅哥。不……赤羽业。”

  黑暗且潮湿的房间有许多年没有被打开,消毒水味和腥甜味肆意地弥漫着。 较为简单的手术设施甚至因为长期不用而开始生锈,更本就散发出一种诡异气味的环境平添了一股铁锈味。
  
  不过被一位年龄跟他差不多大的水蓝色短发少年带进来的橙发少见并未在意这些,他的表情平静得看不出喜怒。直至带他进来的人以示他躺在平台上,他才平静地开口:“改造成功我就会成为七美德的一员,失败则是死。没错吧,潮田渚。不,Hope(希望)。”
  
  潮田渚找出一把看上去比较新的手术刀,确定没有问题后才点头回答他的问题:“是这样的,浅野学秀君。请问你想清楚了吗?”
  
  “最坏的结果不就是失去生命罢了。要是在那个人的掌控下过完平凡乏味、没有挫折与挑战的人生,生命就失去了意义。动手吧,潮田渚。”浅野学秀给了潮田渚一个凌厉的眼神,来表示自己的决心。
  
  潮田渚深吸一口气,呼吸平复后表情只余冷静与漠然之色:“即便是全身麻醉,也会感受到百分之三十的痛苦。十秒后将开始麻醉,请做好准备,浅野君。”
  
  浅野学秀闭上眼,随后连呼吸也开始缓慢起来。随着仪器开始运转的机械声音响起,浅野学秀只觉得自己渐渐失去了意识,紧随其后的是如潮水一般涌上来的痛苦。
  
  “好,我加入你们。什么时候开始改造?”赤羽业直视伊莉娜.耶拉维琪的眼睛,以前所未有的认真口吻回答。
  
  伊莉娜.耶拉维琪满意地点头:“做好可能会死的觉悟。能不能成功全在你是否能撑过那考验人意志的痛苦。”
  
  潮田渚一手利落地止血,一手完成最后一刀。确定没有再出血后,他小心翼翼地拿出手术刀。将最后正在出血的伤口止住,敷上特殊的药,再一次确定伤口已无问题后,潮田渚拿出针线开始缝合伤口。
  
  浅野学秀的呼吸很是平稳——如果不看他额头不断流出的冷汗的话根本不会猜到这个手术需要承受多大的痛苦。
  
  成为“节制”所要经历的改造实在是让人难以承受。潮田渚记得上一任“节制”死亡,过将近七十年,也就是现在——终于出现了成功的人。
  
  潮田渚擦干净手术刀上的液体,嘴角翘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TBC.

评论 ( 4 )
热度 ( 31 )

© 墨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