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地狱中,放假更新…

叶黄only子博 花枝 ID linkong0810
此号产粮杂向,基本本人这一阶段正在吃什么cp就会产什么,蓝手也很杂,为防戳雷,慎fo。
主周江/安雷安

见到很喜欢的文图就会转发仅自己可见,希望不会冒犯到太太们!绝无恶意!

【秀业】时光戏/Time drama

0

“好久不见,浅野。”
浅野学秀微微抬起头,看着逆着光的赤羽业,不耐烦地又低下了头。
“明明没多久之前才见过,E班的人记性真够差的。”
“哈……?原来,十年对于你来说就是没多久啊。”
他看到他转过身,用手盖住鎏金色的双眼,阳光从指缝间漏进去,与那眼眸融为一体。

1

赤羽业大步走在前面,拉着浅野学秀的手。浅野学秀宠溺地跟着赤羽业飞快地走着。
他们已经二十五岁,正是一生中最张扬的年华。
他们的路很坎坷,直到现在才可以安稳地坐在路边矮矮的台阶上,拍拍对方的肩膀,说一句“辛苦了”。
当你最灿然的时候,灾难总是会不期而至,为什么?谁知道呢。
赤羽业只感受到自己躺在血泊里,再也无法动弹。之后,他看到一名穿着斗篷的人旁若无人地走近,点了自己的额头一下,自己就莫名其妙地……似乎离开了这个世界。
视线里是躺在血红里的自己和站在一旁不语的橙发男人,视线范围内再也找不到那个人。
__你想回到十年前吗?
__……你是谁?
__不重要。你的时间不多,快回答我。
__……想。
他们的路太坎坷,他想有一个好的结局。
于是他回到了十年前,以非人类的身份。

2

“……你真是莫名其妙。”浅野学秀蹙着眉看着眼前转着笔的赤羽业。
“诶诶会长你这么说我我很伤心啊——”赤羽业捂住胸口,把笔夹在指缝间,金色的眼眸里透出一丝悲哀。十年后的我们明明那么相爱……就让我在这一世,重来一次。
“不莫名其妙的话,怎么会说出过了十年这种话?明明上午刚叫你去会长室的吧,E班的人真够闲的。”浅野学秀靠在树荫下的长椅上,手里摊开一本书。如果忽略旁边假装捂心脏的红发家伙,这番景象倒也怡人。
赤羽业不语,静静地立了一会之后,看着浅野学秀不耐烦地低头,继续看起自己的书时,坐在了浅野学秀旁边,大胆地……不,可以说是习惯性地把头靠在了浅野学秀的肩上。
浅野学秀一抖,立刻把赤羽业甩了下去:“你干什么!”
“……对不起,习惯性。”赤羽业微微低头,刘海遮住眼睛,看不清表情。
“……无理取闹。”浅野学秀合上书果断地站了起来,刚想转身离开,就被赤羽业拉住了手。
“在一起吧。”
“……嗯,便宜你了,那就在一起好了。”
赤羽业作为表面是人类的灵魂,再次经历了那十年,与从前毫无差别,枯燥而单调的十年
——对于赤羽业来说,因为,他的结局并没有任何改变。
他看着远方静静伫立的披着斗篷的人,冷冷地笑了。
_我愿意回到十年前。
_只是结局又会怎样呢。

3

他再次与十年前的浅野学秀相遇。
“诶,会长大人。你相信,穿越时光这件事吗?”走在小路上,赤羽业随意地转着步子,装作不经意地开口问道,那个他很在意的问题,那个答案会决定他是否告诉浅野学秀真相——无论他信不信。
“那种事情,怎么可能存在啊。”浅野学秀加快了迈动步子的速度,渐渐走出被树荫遮住的小路,路逐渐露出他的本来面目,是宽敞明亮的大路,阳光洒过树叶,在地上投下斑斑点点的光影。好似真相,被遮住许多,只留下几丝光影。
“啊……这样呢。”赤羽业的嘴角弯起一个戏谑的弧度。无需告诉他了,这第三个十年,我自己享受,一定,一定要改变结局。
几幢漂亮的楼映入眼帘,是椚丘。
“那么,赤羽业同学,玩笑开够了,就请回吧。”浅野学秀转身立定,眼带严肃地看着赤羽业。
“……哈?!你,不喜欢我?”
“怎么可能会喜欢你啊。”
“……真好呢,这个结局,至少都还安好。”赤羽业轻轻叹气,向后轻轻踏了一步,堕入深渊。
他看到浅野学秀面带惊慌地扑到深渊之边,想要拉住自己的时候,笑得一脸安然。
还好,你是喜欢我的。
视线渐渐坠入无边的黑暗,身体一阵轻松,时间的洪流一闪而过。
但是这次……似乎不能算是十年前了吧。

4

赤羽业嘲讽地看着眼前捧书坐着的浅野学秀。
我的内心深处,还是想要回来的啊。不过至少知道了每一世的浅野学秀……都喜欢着我呢。
他与浅野学秀做了九年恋人,这九年,他尽力过得比十年前好,但是……
就像某些RPG游戏一样,你只有一条路可走。再多支线,最终也会被“主线”同化。
“啧,我的人生,怎么能这样度过。”他强迫自己喝着喝了几十年已经厌烦的草莓牛奶,虽然他知道,喝不喝都无所谓,因为无论如何,那些营养物质到最后也到不了他真正的身体上,因为他早就没了肉体。
“赤羽,草莓。”浅野学秀毫无礼貌地推门而入,单手端着一个米白色的塑料水果盘,上面是已经洗好的鲜嫩的草莓。
“好——”他对草莓的热衷度早就很低了。
赤羽业坐在窗台上,与浅野学秀紧靠着。他把头压在浅野学秀的肩上,轻轻眯上了眼。
这种生活,够无趣的。
可是他始终没有忆起,那天的自己是24岁。
所以当他第三次看到倒在血泊中的自己时,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妙。
_这些东西都无法避免吗?
_谁知道呢。
_那么,就请再让我回去吧。

5

潮田渚在斗篷之下,看着已经没有生命迹象的赤羽业,轻轻叹气。
请饶恕自己吧,业君,这次,就再让你回去一次。
十年前。

6

“好久不见,浅野。”
浅野学秀微微抬起头,看着逆着光的赤羽业,不耐烦地又低下了头。
“明明没多久之前才见过,E班的人记性真够差的。”
“哈……?原来,十年对于你来说就是没多久啊。”
他看到他转过身,用手盖住鎏金色的双眼,阳光从指缝间漏进去,与那眼眸融为一体。

7

你想回到十年前吗?

8

时光都只是一场戏。

END

*原定作为同人本的一篇文,但由于出本计划取消,所以放出。

评论
热度 ( 25 )

© 墨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