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地狱中,放假更新…

叶黄only子博 花枝 ID linkong0810
此号产粮杂向,基本本人这一阶段正在吃什么cp就会产什么,蓝手也很杂,为防戳雷,慎fo。
主周江/安雷安

见到很喜欢的文图就会转发仅自己可见,希望不会冒犯到太太们!绝无恶意!

【秀业】『瞳』下

   2
   
   
    赤羽业开始讲述那个,他本以为会被自己带入坟墓,永远不会见天日的真相。
   
   
    我叫赤羽业。
   
   
    我曾经啊,也是个正常不过的人呢。有家庭,有爱,有朋友……但是,一切都在那一刻,消失了。
   
   
    那是一个温暖的下午,微风吹进窗子里,拂动了纯白的窗帘。我泡好母亲最爱的红茶,端着上了楼,踏着木地板,听着隐约的“吱呀”声,敲开了母亲的房门。不知为何母亲过了一会儿,才拉开门,温柔地接过我手中的瓷杯,把我轻轻地拉进屋子。
   
   
    “既然来了,那业就坐一会儿吧。”
   
   
    我笑着微微颔首,拉开门附近有些碍事的木椅,坐在了靠窗边的欧式沙发上。母亲喜欢欧式的家具,所以她的房间全部都是欧式的布置。
   
   
    “为什么把沙发挪到窗边?”看到母亲坐在对面,开始细细地品茶时,我问出了那个疑问。
   
   
    “偶尔也要换换位置嘛。”母亲微笑着。
   
   
    我们聊了很多,不知道为什么,母亲今天的话格外的多,甚至在为我的未来思考——有些奇怪啊。
   
   
    没有在意,我端着空茶杯下了楼。
   
   
    那么接下来就好好睡一觉吧——☆
   
   
    ……本来该是这样的。
   
   
    当我把茶杯堆到水池,打了个呵欠想等睡完午觉之后再来洗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厨房正对着二楼母亲的房间,所以,物体结结实实地倒在地上的声音听的一清二楚。没有在意,我权当是母亲不小心碰倒的,打着呵欠大声地问:“怎么了吗——”
   
   
    没有回音。
   
   
    我有些担心,跑着上了楼,敲了敲母亲房间的门,却依旧没有任何回应。我急了,直接想要拧开门把手——怎么会?拧不开啊!
   
   
    母亲平时……明明根本就不会锁门啊!
   
   
    我彻底急了,下楼去锁柜里翻出了备用钥匙,犹豫再三,用它打开了母亲的房门,结果……那景象令我终生不忘。
   
   
    母亲,毫无预兆地上吊自杀了,我听到的声响正是她踢开的木椅。
   
   
    不……才不是毫无预兆。
   
   
    整个屋子都是欧式的家具,为什么在正中央会出现现代的木椅?为什么往常摆在正中央的母亲最心爱的欧式沙发与茶几,此刻却黯然地摆在窗边?这么想来,她的表情也有些奇怪啊……为什么母亲要问我那么多事?而且母亲在我敲门之后并没有立刻开门……
   
   
    那一刻,我无比憎恨曾经我引以为傲的记忆力。
   
   
    我更憎恨我的眼睛,是他让我确信母亲的房间没有问题。
   
   
    当时我不住地颤抖着后退,直到撞上栏杆。我恐惧地跑进自己的房间,反锁上门,拉上窗帘,蜷在床脚,双手捂着自己的眼睛。
   
   
    不如直接把他挖出来算了吧?!
   
   
    有些疯狂的我正要付诸行动的时候,突然想起了母亲温柔如水的金色眼眸。不行,这是母亲给我的啊,我没有权利毁掉他。我一只手无力地支撑着地面,另一只手捂着左眼。
   
   
    那就……不要再让这双眼睛见到天日好了。
   
   
    我不含任何留恋地看了这个世界一眼,以为那是最后一次睁开那双“厄运之眼”。
   
   
    那之后我成为了盲人。
   
   
    最开始的时候,不可避免地会有自认为必须用到眼睛的地方,但是一想到母亲,我便再没有睁开眼睛的冲动。直到我习惯了作为“盲人”的自我设定。
   
   
    闲来无事,在公园里休息的时候,就碰见了你。
   
   
    要不是你掉下悬崖,为了更精准地抓住你的手,我才不会习惯性地睁开眼睛呢。
   
   
    赤羽业背靠着树干,依然没有睁开双眼。他面对着浅野学秀的方向,等着他对这个真相的回音。
   
   
    “……”
   
   
    “你看,这个真相,没有谁可以接受得了吧。”他轻轻叹气,嘲讽地说着。
   
   
    “……我陪你,永远都会。”听着这近乎于告白的话,赤羽业忽的就愣住了。
   
   
    “谁要你陪。”
   
   
    浅野学秀听着这含着哭腔的几个字,微微笑了起来。他侧头,看着别过头去的赤羽业,什么也没说,吻住了他的唇。
   
   
    “——!”不知为何他并不想挣扎。
   
   
    在那之后,他们很顺利地在一起了。然而赤羽业还是不愿意睁开眼睛,浅野学秀也不强求,毕竟那是不堪回首的过去。
   
   
    所以在那天早上,他表示十分震惊。
   
   
    一大早起来,他坐起来,看着旁边早已空了的床铺,无奈地叹叹气。随意地套好家居服,推开卧室的门,打算去洗漱。
   
   
    “早安——”赤羽业系着围裙端着炒锅,望着他。
   
   
    “诶你!”时隔多日,他竟又看到了那双独一无二的金瞳。
   
   
    “谢谢你。不然,我还肯定会沉浸在悲伤中,不愿意睁开眼睛……啊啊,其实现在也没差啦。不过,你是太阳啊,为了太阳,睁开一双眼睛又有何不可。不过,你还真是好看呢?”赤羽业眼含笑意地看着浅野学秀。
   
   
    “你以前不知道还真是很遗憾——”浅野学秀愉快地接了话。
   
   
    你说我是你的太阳,可你知不知道,太阳没了火也无法生存。你是我的火光啊。
   
   
    END

评论 ( 2 )
热度 ( 36 )

© 墨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