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地狱中,放假更新…

叶黄only子博 花枝 ID linkong0810
此号产粮杂向,基本本人这一阶段正在吃什么cp就会产什么,蓝手也很杂,为防戳雷,慎fo。
主周江/安雷安

见到很喜欢的文图就会转发仅自己可见,希望不会冒犯到太太们!绝无恶意!

【秀业】旧酒与墓(转载)

 @三秒不填坑_求操吗。 原作,但她的文……自己全都没搬。

三秒的段子集


在某座大山深处的某个村庄里,曾经有过一个老师,是那里唯一的私塾里唯一的老师。

他很神秘,没人能具体说出他是什么时候来这里的,也没人能具体说出他是为什么才来。

好像突然之间,被一阵风吹来,被水流带来。没有声音,在你不注意的时候。

老师很温和,是个和善的人,那里的学生们都这么说。

一个私塾有分上八大班,每个班又有十几人,几乎村里的孩子都在这里,上过学的,没上过的,岁数小的,大的。

但他是这里唯一一个的老师,教的是全部孩子,也不知道忙不忙的过来。

反正这四千多日子,也就这么左摇右晃着过来了。时间在这个村庄里过的着实慢,年轻的先生扳着指头过日子。

还算是年轻的,同一个个整天呆着自家田地里的老大爷,大叔来说,他几乎是没什么变化的。

村口的那个便利店,中年的妇女也在里边站了十几年,没什么她不知道的。

但你要是去问她,老师是怎么来的哇。

女人准会把满手的鱼腥味道抹在围裙上,然后夸张地张大了嘴巴,她会告诉你的。

_那个青年先生,曾是厉害的官兵呢!

_最先他躺在村门口的时候,还是我发现了才叫了村长他们把他给拉进来的,都过去了这么多年哩!

不知多少年前,外面打起了战。因为这个村子位置实在偏僻,在其他地方无一幸免地流着血的时候,这个地方还有安宁可言。

那家伙来到这里的时候,还带了一座坟。现葬在了后山的一块地上,高耸着的黄土坡,有好好地立着碑,充其量却不过是个不知从哪里捡来的破木板罢。

谁曾经找他寻了个解释。

忘记了细节,只记得他呆了老半天,才放下了老早断掉的炭笔。

笑着和他说,那是一起上战场的战友,后来被一枪子儿打死了。废了很多劲才把他的尸体拉来呢。

听他这么讲,他们也就当是听了个故事,谁会去追究真假与否呢。答案是否定的。

不过每每有放羊的少年郎因为贪玩去到那里,总是能看见。平时自制的先生啊,抱上了老酒,往那坟边一坐,絮絮叨叨地说着话。

被那凉风一吹,搓了搓起了鸡皮疙瘩的手臂,再伸长了脖子朝那边看一眼,寻他不知所踪的羊群去了。

再教书时,有大胆的孩子上前去问了。

_先生告诉告诉我们吧,那坡坡里,埋的是不是你的媳妇啊。

先生皱着眉,敲了敲教鞭。

_说过了,那只是一起打战的人。

_肯定不对!我家阿爸说啦,只有想媳妇了才会像先生一样,和她说话啊。

青年的先生终于不再那么严肃了,可喜可贺。他又笑了,很是寂寞与怀念。

_说对了。

虽然不是媳妇,没有结过婚。但情感是一模一样的,像是夫妻样的。

_那什么时候可以见一见先生的媳妇呢!以前都没有看过……

学生们附和着,手舞足蹈着。

可是他早就死掉了啊。尽管这么想着,先生还是带着几十号人浩浩荡荡地上了后山。

像是祭奠一般,孩子们站成两排,不再作声。先生也不问,许是因为这村里的葬礼他们也都有参加吧。

默哀结束后,他们争先恐后地在土坡边左看右看,想要找出什么来。
可最后也是无果,因为这碑太过于朴素与破烂。

不过倒是有一个小姑娘像是发现了什么,大叫起来,把先生吓了个大跳。

她自傲地昂着小脑袋,指着木板的一角叫他看。是模模糊糊刻着字儿的地方。

_若不是媳妇,怎会写两个名儿!虽然不知道先生您的名字是哪一个呢。

先生伸出了手,抱着她。稍有些自豪地说是,还说啊,以后自己死了也要葬在这里的。

不过日子并不似他们想的那么好,在两个月以后他们安生不再。

敌军的车子轰隆轰隆地到了村里,下来了好多穿军服的官兵。烧杀抢掠,村子里的男人们在那一瞬间死光了,女人们也被抢走。孩子们,没有孩子们。

那个值得尊敬的青年先生啊,为了保护孩子们,让他们逃进地道,被官兵的刺刀捅死了呢。

满地的红啊,先生拉开了手榴弹。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放得太久都已经生了锈。

最后也没有炸开。

车子轰隆轰隆地走了,只剩下那尸首横七竖八地堆在地上。

孩子们躲了好久,终于按耐不住出来了罢。他们找到了先生的尸首,被孤零零地扔在那里。

他们哭了好久,好久。

然后听从了一个女孩的意见,把他葬在了后山那座坟旁。然后离开村子。

终于又在一起了。女孩鞠了个躬,她说,先生的名字真好听。

但到底是哪一个呢,浅野学秀?还是赤羽业?

他们从没有问过那个青年先生的名讳。

END

评论 ( 6 )
热度 ( 28 )

© 墨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