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地狱中,放假更新…

叶黄only子博 花枝 ID linkong0810
此号产粮杂向,基本本人这一阶段正在吃什么cp就会产什么,蓝手也很杂,为防戳雷,慎fo。
主周江/安雷安

见到很喜欢的文图就会转发仅自己可见,希望不会冒犯到太太们!绝无恶意!

【雷安】被大海亲吻的鲨鱼

是给爱人 @开灰心 的生贺,祝你生日快乐!

是第一次尝试这种风格,写着有点艰难所以长度也是真的很短,但是写得很用心,希望你喜欢!



写给雷狮,展信安。


在称谓一行花费了太多时间,最终仍决定删掉一切原定的修饰语,选择了平常最习惯的称呼,还望不要见怪。


距离上一次相见,老实说已经有些日子了,而现在想起那时候发生的事情,似乎已经是模糊不清的碎片了。在听到你远行的事情后,朋友劝我给你写点什么。但于我而言实在是个难题,毕竟我甚少将自己浅薄的文字赠与他人,更何况赠与的对象是你这个家伙啊。我完全可以想象到你看到这封信时的表情——我突然有点后悔了,“费力不讨好”,这便是我认定的这封信的结局了。


当朋友一脸沉痛地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的心情实在是复杂的。我说不上狂喜,也算不得震怒,又或者说我根本没有生出这两种心情的必要。毕竟我是应该悲伤、甚至落出几滴眼泪的。但是在我看来,我们的关系实在不值得我为你送上虚假的泪水,更何况你怎么会在意我的眼泪?在你离开此地的路上,没人会亏待了你。请快把我忘掉吧,我可不想让恶党在奔赴黄泉的路上还记得我,因为如果这样的话,我是该感到荣幸,亦或是生气不解?与其让我面临这样困难的抉择,倒不如你根本就不要做出令我头痛的行为吧?可是就算我怎么说,你也早就听不到了吧。于是我又开始困惑不解了,我是为何才下定决心来写这封信的?理由,我已经说不出来了。


我想我当然还是悲伤的,毕竟上一次见面你我还能如同敌人一样交谈笑骂(事实上我不太愿意用这种亲密的词汇,毕竟我十分讨厌你,“笑骂”之类的词,看起来就像是朋友甚至是恋人一样,但是我们之间是没有任何一种超出“互相讨厌”的其他关系的,我坚信着这一点),可我们却没有下一次相见了。这是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的。雷狮,你后悔吗?选择成为与善良与正义背道而驰的一方,成为过街老鼠…你后悔吗?你的人生和我是完全不同的,我们相遇的原因也实在是令人难以理解。我永远都不会明白你做出的选择是因为什么,不如说是我一点都不想明白你的想法。我坚信着你不该只是停留在这里,你是属于大海的!


初次见面我便如此认为了,还记得那天的天气吗?像你的名字一样——电闪雷鸣的暴雨天。直到现在我还是对你那时的举止甚是惊奇,那有人会在如此恶劣的天气之下还兴致勃勃地坐在喷泉边弹吉他的?只有脑子坏了才会这么做吧?撑着在如此暴风下已然失去作用的伞,我站在一边这么想着。可是就是在那样的环境之下啊,你却弹着《贝加尔湖畔》。直到现在,这一直一直,都是我最喜欢的曲子。无论何时何地,当我再次听到这旋律后,我就会想:我看到你了,我看到在雨帘之下,阖了双眼、轻声弹唱的你了。那天的空气仿佛也和琴声一样,变得温柔起来了。


虽然,这和大海没什么关系,可是那天的雨啊,就像是发生在海边一样。是海啸带来的一切,带来的狂风巨浪。你不这么觉得吗?若答案是否定的话,你又是缘何而弹起这样的旋律的?我会让这贝加尔卷起的风暴冠上你的名姓,让所有人都为之惊叹。毕竟你是“雷狮”啊,是本就适合存在于风暴中的恶兽。所以你走了吗?不,我一直认为,并极其肯定在很久很久以后也依然会这么想:你回到大海的怀抱之中去了,像深海之中的鲨鱼一样,来人间走了一遭,披上了人类的伪装,又要回归原来的惊涛骇浪了。


继续说我们的初遇吧,那真是突兀而猝不及防的一瞬间啊。我挤不上那天的公车,于是在不知什么想法的驱使之下我竟是朝你走过去了——在以后的我看来,我为当时迈出的步伐后悔,却又庆幸不已。是因为我遇到了你,是因为我与你从那天起相识。是我亲手把大麻烦引进了我的生活,却又是我亲手为像是平静无波的水面一样的日常投入了一颗石子,从此,原来一切的稀松平常都不复存在了,一切的一切都被与你有关的麻烦事取而代之。


逆流而行很快乐吗?对不起,我突然变了话题。因为在检查前面的文字时,我的内心突然便想这么问了。我见到的你,是绝对称不上善良温和的,与我所信守的正义更是毫不相关,这便是你的选择啊,或者说,这便是鲨鱼?我似乎从未读懂过你,你在那时是怎么想的?在夺下抢匪手中匕首的时候你又做何想法?我想去懂,却再也没有机会了。


对于上次见面时的不愉快我真的很遗憾,但是若是发自内心地说些什么的话,我倒是真的想不到在哪一天我们有和谐相处了,从认识的第一天起(或许是第二天),到你认识我的最后一天,你和我似乎永远都是敌人,没有会心一笑,没有挥汗后肩膀的碰撞,只有无尽的争吵和厌弃的眼神。我会一直记住你,直到大海都枯干,直到我所踏过的每一寸土地都化为尘埃——直到我的灵魂也死去。直到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任何一个人记住我们,直到世界上再也没有人类的痕迹,直到整个世界都消失。直到世界终焉的那一秒,我都会记住你,不如说,“我会永远记住你”。那一刻开始,我就会知道黄昏正在转瞬即逝,黑夜从天而降了。*


写到此刻我甚至已经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了,我想把这一切让你看到,却又欣喜于我的胡言乱语全都不会让你知道。火焰会把这些字迹带走,连带着我此刻所有不合时宜的情绪。明天会更好的,祝你,也祝我自己,于无所希望中得救。*



安迷修

于某个看不见月亮的深黑色的夜晚





*余华《活着》

*鲁迅《墓碣文》

评论
热度 ( 44 )

© 墨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