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地狱中,放假更新…

叶黄only子博 花枝 ID linkong0810
此号产粮杂向,基本本人这一阶段正在吃什么cp就会产什么,蓝手也很杂,为防戳雷,慎fo。
主周江/安雷安

见到很喜欢的文图就会转发仅自己可见,希望不会冒犯到太太们!绝无恶意!

【雷安】航行于水平线

漫改文

“听说过鬼帽船上的二把手吗?”

即使是别人看上去无比郑重庄严的海军,私下也是有像所谓小混混一样的聚在巷口那间木头搭的酒馆里聚堆喝酒,没有风扇就自己向店家要杯加冰块的啤酒,听着吹过窗框的海风,闲扯些无所谓的话题,大概是无聊生活中的一点调剂吧。

雷狮听着身旁人凑过来时带有一丝酒气的问话时微微蹙了下眉,他向来反感这些明明没喝多少酒浑身酒气的人,他自己可是能做到把能把一般人喝到酩酊大醉的酒全部吞咽下肚后,依然面不改色,就仿佛滴酒未沾。

那人和自己并不相熟,但大概也是因为喝醉了的关系而多少会头脑恍惚,也没什么不行的,佩利不也常会深夜喝醉然后扯着都睡熟了的帕洛斯跳舞吗?凑过来和自己闲聊也有情可原。

“嗯?”

还是懒得多搭理,随口回了个气音后,抬头把玻璃杯中的麦色液体一饮而尽,好像有些耳熟,这是哪个海盗那么能耐能在他的脑子里留下印象?

“是个使用二刀流的,令海盗们闻风丧胆的海盗。”

安迷修挥舞着自己手中已经沾满鲜血的双刀冲向敌人,褐色的发丝被风吹乱,被刺眼的阳光照得暗淡下来。碧绿眼眸中蕴足了勇猛,而早已看不出原样的武器更是表明了他的能力。

把被自己一刀穿过心脏的尸体猛地甩开,无视空气中溅起的血花扭头看向挥刀冲过来的另一个人,调整好姿势再次冲上前去。

直到呼呼风声穿过双耳,衬衫的下摆被不断吹起又落下,甲板上满是鲜红与咽了气或无力挣扎的人,还有力气站着的大概只剩下他一个。他靠在船舱外壁上,平静地开口。

“……”

“下一个。”

“啊,他啊。”

雷狮恍然大悟般的开口,但其实他还是根本就没想起来那所谓二刀流的海盗是谁,他一向抱有不重要的人就没必要留在脑中占地方的想法,所以能让他记住的人着实不多,更别提是个素未谋面的海盗。他可是个堂堂正正的海军,尽管他的梦想可是那片自由自在的大海,但这个可与别人没关系。

那人好像真的信了他的恍然大悟,喝了口啤酒后自顾自地继续说了下去,好像再说给自己听一样。他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长长刀疤让雷狮有些烦躁。从他絮絮叨叨的乱七八糟中雷狮倒也提炼出不少关键词,他突然有点感兴趣的继续问了下去。

“不过鬼帽船长年纪大了,又瘸了,这下会被二把手抢位置吧?”

他也就随便一问,不过没想到那人真的把酒杯拍在桌上甚至还发出声巨响,引来了一众目光后尴尬地摆摆手后,无比认真地和他说着。

“什么啊,你不知道?”

“那二把手是出了名的忠心耿耿。”

哟?就是这种适合拉去当看门狗的性格?可真是可笑啊。雷狮起了兴致,看着刚刚续过现在还是半满的酒杯也失去了继续喝下去的想法,抿了一口之后便放在了一边。

“那对鬼帽那老头来说,岂不是很好?”

“哈哈,好个屁!”

那人仿佛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大笑了几声后转成了干笑,身旁的人抬头看看钟表后起身离开,酒馆里还是一样的人多嘈杂。雷狮努力辨认着那人在说些什么。

“鬼帽那老家伙精着呢!怕不是害怕着二把手篡位,正防着呢?”

听着鞋跟踩上甲板的脚步声渐渐近了,船长握着拐杖的手也捏得越来越紧。来人是跟随自己时间最久的部下,也是自己船上的二把手,他曾经十分喜欢这个部下,每次出征都要带着他,直到发现自己日渐衰老。

在左腿受伤的那一天,他对安迷修的戒备心彻底出现,而他看安迷修也好像不再是原来忠心耿耿能力超强的部下,而是随时都会夺走自己性命与地位的背叛者。

他是害怕,害怕这个年纪轻轻就有所作为的海盗有一天会用那自己赠与的双刀穿透自己的胸膛,破开心脏,然后成为海上的王者。他不知道安迷修的忠心,不知道他永远不会背叛自己。

“船长,任务完成了。”

一如往常的单膝跪地,一如往常的任务完成,可又好像变了味。

“啊。”

“呵,你的意思是,忠心耿耿的二把手最后会被怂逼船长干掉?”

听了个有趣的故事,雷狮微微后仰,微动手指好像在指着什么,他笑了,笑的危险无比。

“那可真是太好笑了。”

评论 ( 1 )
热度 ( 122 )

© 墨三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