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地狱中,放假更新…

叶黄only子博 花枝 ID linkong0810
此号产粮杂向,基本本人这一阶段正在吃什么cp就会产什么,蓝手也很杂,为防戳雷,慎fo。
主周江/安雷安

见到很喜欢的文图就会转发仅自己可见,希望不会冒犯到太太们!绝无恶意!

摘纪录:

我多么希望这世界上所有的刀,只在欢歌时屠宰牲畜才亮出锋刃;所有的石头,只为女人在河畔哼着歌谣捶打衣服而生;而所有的棍棒,不过是为了打落果园中高挂枝头的桃李。我多么希望,我射出的那支飞向泥土的箭,会在秋日的寒露中,与万物同枯,与血腥永别,在转年的春天,安然复苏为一颗清香四溢的草,做露珠的巢。
——迟子建《飞向泥土的箭》


感谢推荐

摘纪录:

绝望自有绝望的力量,就像希望也有希望的无能。
——凯恩《邮差总按两次铃》


感谢推荐

【雷安】万我一行 上

1

“那些都是后话了。”

那个已算不上年轻但却仍然保留着年轻时的意气风发的褐发男人抿抿唇,在我的目光之中起身把柜台上散落的书本摆回书架的各个角落,又迎着我疑惑的目光把黑色茶叶碎放进了一壶热水之中。茶叶在温度不足以沸腾的水中旋转绽开,直到变作一片片细长的叶片沉进透明的茶壶底,为液体染上一丝浅浅的红色。男人不紧不慢的优雅姿态让我更加疑惑,这分明就是一个非常高贵的男人,可却孤身一人在这冷门的小书吧中生活着,甚至有些远离世俗的意味。每次我到这儿来,他都是那身长久不变的衬衫领带和温和笑意,就像,就像。

骑士一样……

我是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何来普通一说?我想朝九晚五、四环租房、地铁日...

【果陀】找寻

♢曲梗《千年之恋》
♢双世界线前世有,杜撰史实有,架空向
♢与原作世界观无关
♢两世时期均为私设
♢果戈里私设白发

果戈里觉得自己一直在寻找些什么。

他常做些奇怪的梦,醒来却连自己都不记得梦的内容了,只是本能地推断出这个梦可能和过往那些同样令人不解的梦有关——这唯一一个结论而已,这唯一的结论也确实是没什么用。不过或许这些离奇古怪的梦还隐藏着什么巨大的关联呢?在某天醒来之后,果戈里开玩笑般这么想着。不过他自己清楚得很,这个猜测无从考证,至少现在看来是这样的。但是他却隐约感觉到,在遥远北方的尽头,他一定能找到答案的。

但果戈里平时是相当忙碌的,高二后学年的压力不亚于半年前刚刚踏入高三的前辈,实际上差...

东瓶西镜:

“一切习以为常的事情突然就成了最后一次,每日重复的风景后来也很难再看到了。我,你,我们,大家,都要离开了。” ​​​

雷狮在不知不觉间从排行榜中被除了名。

无论是谁,就算是位居首位的嘉德罗斯也对此表现出了质疑。毕竟在这个排行榜上,被除名就等同于被回收,而雷狮,在任何一个人看来都是会活到最后的那些人之一。结果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在问过丹尼尔裁判长与到处都是的裁判球之后,得知雷狮是真真正正地被创世神回收了,也就是常人理解中的——死亡。

安迷修自然也是不相信的,因为在“Ray”消失在人们视野中的前一晚,他还在与其战斗,或许称之为厮杀更为合适。那时正值深夜,昏黑天空让脚步踩下枯草的声响更加刺耳明显,也正是因此他可以断定当时附近并没有人,心怀歹意等待伏击他们的人自然也是不存在的。

那么雷狮为什么会离开世间?没人说...

摘纪录:

命运对勇士低语:你无法抵御风暴
勇士低声回应:我就是风暴


感谢推荐

摘纪录:

我丝毫没有奉劝诸位“人生路上要尽量多吃苦头”的意思。老实说,我觉得假如不吃苦头就能蒙混过关,当然是不吃更好。毫无疑问,吃苦受难绝不是乐事一桩,只怕还有人因此一蹶不振,再也无法重整旗鼓。 不过,假如您此时此刻刚好陷入了困境,正饱受折磨,那么我很想告诉您:“尽管眼下十分艰难,可日后这段经历说不定就会开花结果。”也不知道这话能否成为慰藉,不过请您这样换位思考、奋力前行。
——村上春树《我的职业是小说家》


感谢推荐

摘纪录:

我还什么都不是,所以我能成为任何人。


感谢推荐

© 墨三千 | Powered by LOFTER